Pinned toot

B站淘金系列:音乐篇(不定期持续更新) 

第一条选择嘟时砂吧,18年失恋之后半年里一直在听她翻唱的歌,抚慰了我受伤的心。

强烈推荐。

bilibili.com/video/BV19s411e7w

bilibili.com/video/BV1uW411P71

Pinned toot

《规训与惩罚:监狱的诞生》书摘,刘北成、杨远婴译本。

Pinned toot

整理一下之前埃莱娜·费兰特的那不勒斯四部曲的读书摘录。

Pinned toot

开一个福柯《说真话的勇气:治理自我与治理他者》的读书摘录。

B站淘金系列:音乐篇(不定期持续更新) 

第一条选择嘟时砂吧,18年失恋之后半年里一直在听她翻唱的歌,抚慰了我受伤的心。

强烈推荐。

bilibili.com/video/BV19s411e7w

bilibili.com/video/BV1uW411P71

断头台的场面 

然而,在确立事实真相时,尽管极其秘密,但也必须遵守某些准则。保密本身就是要求规定一种关于刑讯事实的严格模式。

这是一种受决疑术调节的算术,其功能是确定如何建构一个法律证据。一方面,这种“法律证据”体系在刑事领域中把一种复杂艺术的结果变成真理。它所遵循的是只有专家才懂的法则,因此它加强了保密原则······这种独特的司法真实总有一天会显得荒诞不经,好像法律不必遵循一般的真实准则。“在科学中半个证据又能证明什么呢?几何或代数中的半个论证有什么意义呢?”(Seigneux de Correvon,63)但是,不应忘记,这些对法律证据的正式限制乃是绝对性权力和垄断性只是所固有的管理方式。

这种刑事案件调查以书面形式秘密进行,遵循严格的法则建构证据,乃是一种无须被告出席便能产生事实真相的机制。因此···这种程序往往必然要求犯人招供···在由文字重构的罪行事实中,认罪的罪犯担当起活生生的真相体现者的角色。

用供词的双重歧义性(既是一种证据,又是先期调查的对应物,既是强制的结果又是一种半自愿的交易)可以解释古典时期的刑法为获得供词而规定的两大手段。其一是要求被告在正式审讯前宣誓;其二是司法的拷问。

Show thread

慢慢把B站淘的视频发一点上来。说实话,真有在shit海里淘金的感觉。

哦,对了。《Les Misérables》音乐剧十周年官摄超清修复版。有些比较暗的场景里还是有不少噪点,但相对于之前看过的版本真的超清楚了。 :11110:

bilibili.com/video/BV1zK411J7e

之前乔·舒马赫去世,顺道又看了一遍电影版的《歌剧魅影》。很多年前就疑心原定的Phantom演员是不是一个拉丁裔,因为《Past the point of no return》这段和化妆舞会登场的发型服装造型都太拉丁化了···搜了一下,果然原定的主演备选之一是安东尼奥·班德拉斯。

从雨果奖到屈畅微博 

简中版《冰与火之歌》各卷读过至少两遍,七年前在外文书店购入第五卷的英文版,读了两章觉得太吃力最终还是放弃了。当时很佩服译者屈畅,花了如此多的功夫把这套书译介给简中读者。
中午听说了雨果奖的事,看到了屈畅的评论,一直都很佩服他,就顺路去围观了一下他的微博······几乎就是各种张口闭口“我们国家”“我们国家”的战狼化身了。
果然只读译文容易建构出一套对译者的美好想象。

“闻名不如见面,见面不如闻名。
虽然救得鼻孔,争奈瞎却眼睛。”

断头台的场面 

“司法酷刑”这个词并不涵盖一切肉体惩罚。它是一种有差别的痛苦制造方式,一种标明受刑者和体现惩罚权力的有组织的仪式。

除了英国这一明显的例外,在法国以及多数欧洲国家,整个刑事诉讼过程,包括最后的判决,始终是秘密进行的···不仅对于公众,而且对于被告都是不透明的······至少是在他对指控或证据都茫然不知的情况下进行的······1670年法令肯定并在某些方面强化了前一时期的严厉性。按照这项法令,被告不能接触有关本案的材料,不能知道原告的身份,在反驳证人以前不能知道证据的情况,直到最后的审判前不能利用书面证词,不能有律师确保案件审理的合理或在主要问题上参与辩护。初审司法官则有权接受匿名的告发,对被告隐瞒这种情况,怀着疑心并使用各种巧妙地方式来讯问被告、捕捉漏洞。初审司法官拥有独立建构某种事实并加于被告身上的全权,正式法庭的法官所得到的就是这种以文件和书面陈述形式提供的现成事实。对他们来说,这些文件足以构成证据···仅在判决之前传讯被告一次。
这种秘密的和书面的司法程序体现了一个原则,即在刑事案件中,确实事实真相是君主及其法官的绝对排他的权力。埃罗认为这种程序起源于恐惧心理,即恐惧人民往往会情不自禁地喧哗和欢呼的场面,担心出现混乱、暴力和针对当事人、甚至针对法官的骚动。国王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表明,派生出惩罚权的“主权者权力”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属于“民众”。在君主的司法面前,一切人都必须鸦雀无声。

Show thread

断头台的场面 

第一部分 第二章 断头台的场面

在今天看来,古典时期刑罚实践中的死刑判决比例似乎很高。1775—1785年间,在沙特莱(Chatelet)要塞的判决中,有将近百分之十是死刑,包括车裂、绞刑和火刑。弗兰德(Flander)最高法院在1721—1730年间共做出260项判决,其中有39项死刑判决。但是,不应忘记,法庭有许多放宽刑罚的办法···有时,国王也指示,对某个严峻的法令不要过于认真地执行。总之,大多数的判决是放逐和罚款。但是,这些非肉体惩罚常常附加着其他惩罚,后者包括程度不同的酷刑:示众、上颈手枷、戴铁颈圈、鞭笞、烙印······酷刑都显示出自己在刑罚中的重要地位:凡是稍微重要的刑罚必然包含着一种酷刑或肉刑的因素。

何谓肉刑?若古(Jaucourt)在《百科全书》的词条中解释:“引起某种令人恐惧的痛苦的肉体惩罚。”他补充说:“这是人的想象力所创造的一种令人费解的极其野蛮和残酷的现象”。

酷刑是一种技术,并非一种无法无天的极端狂暴表现。

酷刑的三条基本标准:
首先必须制造出能够被精确地度量、计算、比较和划分等级的痛苦······极刑是一种延续生命痛苦的艺术,它把人的生命分割成“上千次的死亡”,在生命停止之前,制造“最精细剧烈的痛苦”······正如罗西(Rossi)所形容的:“但丁的诗进入了法律”。
其次,酷刑应成为某种仪式的一部分···必须满足两个要求,它应该标明受刑者,应该给受刑者打上耻辱的烙印···无论如何,人民都不会忘记示众,戴枷受辱,酷刑和历历在目的痛苦。
最后,公开的酷刑和死刑应该是引人注目的,应该让所有人把它看成几乎是一场凯旋仪式,它所使用的过分的暴力是造成它的荣耀的一个因素······因此,甚至在人死后仍施加酷刑,如焚尸扬灰,暴尸囚笼和悬尸路旁,也是十分正常的了。即使已没有任何痛苦了,司法正义仍对犯人的身体紧追不舍。

Show thread

犯人的肉体 

施加于肉体的权力不应被看作是一种所有权,而应被视为一种战略;它的支配效应不应被归因于“占有”,而应归因于调度、计谋、策略、技术和运作······总之,这是一种被行使的而不是被占有的权力。它不是统治阶级获得的或保持的“特权”,而是其战略位置的综合效应——是由被统治者的位置所展示的、有时还加以扩大的一种效应。不仅成为强加给“无权者”的义务或禁锢;它在干预他们时也通过他们得到传播;

我们应该承认,权力制造知识;权力和知识是直接相互连带的;不相应地建构一种知识领域就不可能有权力关系,不同时预设和构建权力关系就不会有任何知识······总之,不是认识主体的活动产生某种有助于权力或反抗权力的知识体系,相反,权力—知识,贯穿权力—知识和构成权力—知识的发展变化和矛盾斗争,决定了知识的形式及其可能的领域。

我们关注的是“政治肉体”(body politic),把它看作是一组物质因素和技术,它们作为武器、中继器、传达路径和支持手段为权力和知识关系服务,而那种权力和知识关系则通过把人的肉体变成认识对象来干预和征服人的肉体。

坎托罗维茨(Kantorowitz)对“国王的肉体”做了一个精彩的分析······但不是为了证实君主本人所拥有的“过剩权力”,而是为了说明这些受惩罚者所显示的“权力的匮乏”。在这个最黑暗的政治领域里,罪犯是国王的对称而颠倒的形象。借用坎托罗维茨的说法,我们应该分析“罪犯的微不足道的肉体”。

如果说国王所拥有的过剩权力造成了国王肉体的复制物,那么施加在罪犯被征服的肉体上的过剩权力不也造成了另一种复制物吗?即马布利所说的“非肉体”,“灵魂”······应视之为某种支配肉体的权力技术学的相关的存在······由于一种权力的运作,它不断地在肉体的周围和内部产生出来。这种权力是施加在被惩罚者身上的,更广义地说,这种权力的对象是被监视、训练和矫正的人,疯人,家庭和学校中的儿童,被隔离的人以及被机器所束缚、工余时间也受监视的人。这就是这种灵魂的历史现实,与基督教神学所展示的灵魂不同,不是生而有罪并应该受到惩罚的,而是生于各种惩罚、监视和强制的方法。

围绕这种“现实—指涉”,人们建构了各种概念,划分了各种分析领域:心理、主观、人格、意识等等。围绕着它,还形成了具有科学性的技术和话语以及人道主义的道德主张。

人们向我们描述的人,让我们去解放的人,其本身已经体现了远比他本人所感觉到的更深入的政府效应。有一种“灵魂”占据了他,使他得以存在——它本身就是权力驾驭肉体的一个因素。这个灵魂是一种权力解剖学的效应和工具;这个灵魂是肉体的监狱。

问题并不在于监狱的环境是否太严酷或太令人窒息,太原始或太有章法,而在于它本身作为权力工具和载体的物质性。“灵魂”技术学——教育专家、心理学家或精神病专家的技术学——既无法掩饰也无法弥补的正是这种支配肉体的权力技术学,因为前者是后者的工具。

第一部分 第一章 完

Show thread

“真正可怕的,不是我们依然处于一个男权的社会,而是我们心甘情愿的生存于一个男权的社会,是女性与男性一起打压女权主义者,然后争先恐后的将自己变成男权体系下“正确”的自己。

这才是最恐怖的。”

Show thread

“消灭男女社会意义上的差异,不代表抹去二者生物意义上的差异。 我们承认男女生理上的差异 ,但是这样的差异决不会影响二者的社会身份,这二者的差别也正是sex与gender的区别。基于后者的社会性别理论一直是女权主义讨论的基点,男权通过性别理想模式压制作为“individual”的女性,剥夺其作为“人”的自由与平等。然而在我们这样一个现代社会,女性的独立是不可逆转的过程,对于女博士 女司机的歧视本质上就是男权对于女性冲破牢笼、夺取男性专属权利的恐惧和反击:女人还想读博士?女人还想开车?你们想的真美。他们会放大女性在这些方面的过错,进而作为自己的论据:看吧,你们就是开不了车。对于犯错的女性 他们称之为“女司机”,而对于犯错的男性,他们称之为“司机” 而不是“男司机”。其背后的社会逻辑,就是在男权领域,社会对男女的宽容度是不同的,男权体系试图通过严苛的体制逼迫女性回到他们被圈养的模式之中。”

zhihu.com/question/41102272/an

除非暴风雨停止
此地终归是暂时的港湾
你知道
我知道

男性眼中的女性是所谓圣女·魔女的混合体,至于什么时候是圣女,什么时候是魔女,取决于该女性的所属关系,即女性可以当该男性以外所有人的圣女,但只可当此男性一人的魔女。

发展到极致就是黑袍、贞操带之类的玩意儿。

这不是性关系,这是确认服从和所属的权力关系,即便对调了双方的性别,也依然存在于许多人的对性关系的认知之中。

在日常活动中偷窥女性内裤会感到性兴奋这种东亚病,去欧洲旅行一次也就治好了。

六套周末的佳片有约播了《柏林孤影》,播完之后有电影频道嘉宾的对谈,滑稽的事情来了,一个主持人三个嘉宾,完全不敢谈这片子的主题————很好地为这片子做了一个当下的注脚。

Show more

书虫Gaia's choices: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