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阴阳天
自从公司搬家到某顶楼后成了云象观察站

某宝只买过一次的云南咖啡卖家无理由的寄来了张明信片,字有点难看,但感觉好有心啊。 :blobnomcookie:

今年家具服饰色卡有个新色叫豆腐 还有很多有意思的色名 看的会上瘾 :bloblamp:

zzzcat boosted

岐山村社区画廊“狗粪危害研讨会” 某男青年说他经常在一片草地上遛狗 草地没过多久就秃成一块块了 某女青年说 嗯狗尿是碱性的(?)我看了眼那青年的头顶 以及想到了大多英国男青年的头顶… :4041:

zzzcat boosted

蝙蝠侠《黑暗骑士》中,小丑想尽一切办法做极端的坏事,以此来激怒蝙蝠侠对他进行私行法外处决。而一旦蝙蝠侠这么干了(光明骑士就这么干了),那蝙蝠侠所代表的所谓正义就变成了一场表演,蝙蝠侠和小丑之间就不再有不同,所谓的“正义”也就和小丑一样,成为了清除异己的不同说法而已。

所以,“警察的暴力你不谴责,光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这是双重标准。“这种说法……

示威者的确委屈,但这就是他们的命运,他们为正义所做的事业的命运。以前不明白甘地为啥非暴力,按照我的想法,临死也拉一个垫背的,这么做不吃亏。现在明白了,仅仅冲着不吃亏去做的事业,那只是一门生意,没什么正义。

昨天午休时间去逛了下OCAT上海,门口还在修路,里面超级简单 - 没人管没人看很自在不要钱。这两天的挪威当代艺术(超级小)展《何人说梦》还是很有趣。其中有作品还吓到我了。可以作为公司的附近的后花园。

坐飞机前Spotify随机到了这首😹
且总觉得会窜台到Radiohead的Bodysnatchers,吉他的某些段落有些类似,是我幻听还是如何?

昨天和我一起去刷Sleep No More的妹子,下午提出要去二刷。周围的好几个朋友都已经刷了不止一遍,却至今没有一个人看全主要角色的故事线,更不要说配角。而每次跟定了一个角色后,就看不到其他人发生了什么,而却又被配角的那些互动噱头所吸引。一刷再刷不是因为故事的悬念,而是因为习惯了上帝视角的观演方式,而忽然成为一个“他”视角,看不到全貌产生了焦虑和好奇。日常生活也是如此,“我”视角只能看到我知,这这就有了小侦探,小八卦,甚至偷窥或stalking. 在麦金侬酒店的电梯里,随观众上电梯的演员说:站的远一点,你却可以看的多些。多些,却不能全貌。从这点来说,SLM很写实。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