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cat is a user on digforfire.org. You can follow them or interact with them if you have an account anywhere in the fediverse. If you don't, you can sign up here.

一位姑娘,养了好多漂亮的大鹅,银色鹅冠,金色项背。有一天狂风大作北方闪电,吹走了她的几只鹅。她回到家,让母亲帮她梳理了金发,烘烤了面包,背上行囊,外出找寻她的大鹅。一路上她遇见了许多农夫、各种生灵,而最后她遇见了三位新娘和一位年轻人,指引去了一栋大屋子 - mõõlu,里面有漂亮的装饰,精美的餐具,可口的食物。可她发现,她坐的是丢失的鹅骨头做的椅子,吃的是鹅肉做的食物,喝的是鹅血。
另一位姑娘,唱的歌很动听,凡事听过她唱歌的人都觉得她的过着幸福的日子。然而姑娘却是在吟唱心中的悲哀,泪水流过脸颊,流到胸口、膝盖、双脚,流淌着,村里的牲口都喝着了她的泪水。
北欧或者欧洲北部的歌手嗓音都纯净、朴实。偶尔却冲击出无与伦比的高音,那种高音毫无纯净、朴实可言,却充满着不协调和黑暗,好似长期极度抑郁中的爆发。
这种淳朴的历史吟唱和极度不协调的高音,只有在极夜中生活的北欧乐者才能在一首曲子中完美融合。是因为他们的天空有极昼、有极夜,他们的故事很淳朴、也很黑暗。

(故事由Maarja Nuut在她的Maarja Nuut & Ruum音乐会中讲述。)

油墩子€4.50三只,煎饼果子€4.50一只。几年前哈罗兹冷冻珍珠奶茶£9.00一杯。有商机,有进步。

‪我再也不能正视绿头鸭了。😹
‪The Homosexual Necrophiliac Duck Opera‬
vimeo.com/136517766?ref=tw-sha

潮牌时装发布会需要灵感吗?
咖啡烘培厂是个不错的选择。

好朋友让做个心理测试
要求:
“请将纸横着画房子、树、人,其他东西可以任意添加,不要画火柴人或漫画人。15分钟完成。”
貌似我超额完成任务了。

要不要来个竞猜?😹

圣诞老人祖国的圣诞集市+比萨斜树。
还碰见了个听unique melody mason的小哥。

zzzcat boosted

audible会员可以免费听的pitch系列确实蛮有趣的
pitchpodcast.org/main/

Aspects of America 里有曲叫 Aspects of an Elephant 真的有写类似盲人摸象的曲子啊。😹

N年以后…
“18888套餐来一个?还是28888套餐?”
幸好外貌或者智力的基因编辑还没研究清,很遥远…
可惜了那个没有编辑成功的胚胎还是会来到人世,不知等待他的是什么。

newscientist.com/article/21865

上班天晴路过张园,7号阿叔出来摆摊。买了两双冬季拖鞋,过去三年都在阿叔那里买。张园要被征收,街坊邻居都要搬迁。天晓得某日阿叔就不在这里摆摊儿了,也没了水果摊儿,烟纸店。说不定多了田子坊,少了邻里气。
哦还有,天晓得有些事有些人见的一面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了。

菜场组图
一般外面晃悠一周后
最直接的想念是食物
而不是人事物
蛋皮小馄饨冬笋烧肉红烧小黄鱼榨菜泡饭鸭血粉丝汤

之前翻的某本书中关于一些老酒(很老的酒, 不是“老酒”)的描述,只能看着过过瘾(沪语 - 顾尼头):

(一八六九年拉图堡)味蕾说这是一瓶英雄般的酒。如此的酒新鲜强烈有如天使长的激战,而它的绝美,让人忍不住召唤出那神圣的圣经名句:“威武如展开旌期的军队”。

(一八七五年玛歌堡)奇特的气味就像糖渍紫罗兰加上清洁绷带。

(一八五八年木桶堡)难以置信的可怕焦油味萦绕不散。

(一八九三年玛歌堡)一开始的味道仅是顺口好喝,可以分辨出是葡萄酒没错,但过了两小时后卻会开展出丰富的红莓果香,某些赏家特意地称之为 - 死亡的甜美。

(一七九九年拉菲堡)充满生命力,温暖的淡瓦色(普罗旺斯被阳光晒褪色的老瓦片颜色);淡淡的香气,初开瓶时带着一丝腐朽气味,盛在杯中开展后逐渐消散;清淡但任不失丰富,已凋零但魅力十足,余味略微干瘦和辛辣味。

(一七八七年木桐堡)这酒的香气一开始并没有散发出来,没有醋的辛辣气味,也没有氧化的陈腐味。在四分中后,酒开始散发出可编织的香气,一点一滴慢慢绽放开来。十分钟后香气转化成丰富,温暖,全麦面包般的带有姜味的香气。浸软了的姜汁饼干。

千万别在自家阳台玩这个
虽然很有诱惑力。

(上午很无聊的和越南供应商试连Skype多次未成, 一边翻翻杂志目录。)

宁愿相信Nicolas Flamel是位炼金术士,创造了魔法石,他和他的妻子一起活到了1992年后。

十八世纪欧洲艺术误读中国的塔灵感源自菠萝🍍的造型。😹

神奇的布七和朋友的朋友的家狗。
😹😹😹
(一定要开声音!)